每日法治新闻

世界著名博物馆“镇馆之宝”是如何诞生的?

时间:2019-01-10 来源:网络整理

  这是一个漫长的过程,人类对于历史和艺术的认识一次次逐渐聚焦,共识才得以形成

  世界著名博物馆“镇馆之宝”是如何诞生的?

  陈履生

  随着文博探索节目《国家宝藏》第二季的热播,博物馆里那些凝结着人类文明结晶的“镇馆之宝”们,成为观众热议的话题——围绕各家博物馆该带哪件重量级藏品上节目,网友们争得面红耳赤。

 

  究竟什么样的藏品,才不负“镇馆之宝”的名号?各大博物馆中牵引了人们最多目光的“镇馆之宝”,又是怎样诞生的呢?本期“艺术”,聚焦博物馆里的“镇馆之宝”。

  ——编者

  全世界的很多博物馆中,都有一两件被称为“镇馆之宝”的藏品。它们往往受到社会的特别关注和尊重,为人们津津乐道,是公众进入博物馆中不得不看的展品,对于初到博物馆的公众来说更如此。

  博物馆中的“镇馆之宝”,是所在国家以及博物馆的骄傲。其历史和艺术价值,足以代表社会或艺术发展过程中的重要性。那么,“镇馆之宝”又是怎么产生的呢?不是通过网络海选或其它方式征询、协商,也没有博物馆的公示或有相关文字的明示,它们往往来自社会的约定俗成,或者不约而同。实际上,“镇馆之宝”是在与博物馆发展历史相关联的过程当中,或者是在人们对于历史和艺术的认识发展中逐渐产生的。

  这种聚焦的历史过程,是“镇馆之宝”产生的必不可少的过程;而这一过程,也应该成为“镇馆之宝”特别值得关注的内容。

  认可和认同,层层筛选出“镇馆之宝”

  说顾恺之《女史箴图》是大英博物馆的镇馆之宝,英国人未必认同

  这些属于“镇馆之宝”的藏品是如何成为“镇馆之宝”的?很难给出一个“为什么”的解释。实际上,最重要的还是来自公众对于一件藏品的认可和认同。

  一件藏品能够获得公众的认可和认同,定有其合乎规律的道理。法国卢浮宫中达芬奇的《蒙娜丽莎》,荷兰国家博物馆中伦勃朗的《夜巡》,荷兰海牙皇家美术馆中维米尔的《戴珍珠耳环的少女》,德国柏林新博物馆中的《埃及王后纳芙蒂蒂的头像》;美国芝加哥菲尔德博物馆中的世界上最大的霸王龙骨骼,菲律宾自然历史博物馆中吉尼斯世界纪录中的最大的鳄鱼标本;中国国家博物馆中商代的后母戊方鼎,湖北省博物馆中战国曾侯乙青铜编钟,湖南省博物馆中汉代马王堆T形帛画,如此等等,都是公认的与之相应的所在馆中的镇馆之宝。但确实也有像美国大都会艺术博物馆这样的世界上最大的博物馆机构,以及像大英博物馆这样的世界上最早向公众开放的公共博物馆,虽然藏品数量巨多,有很多具有重要的历史和艺术价值,甚至闻名遐迩,但说不出哪件藏品是能够代表该馆的镇馆之宝。这之中,如大英博物馆收藏有在中国被称为“画圣”的东晋顾恺之的《女史箴图》,中国人可能会认为这是大英博物馆的镇馆之宝——它若在中国任何一家博物馆中都会成为镇馆之宝,可大英博物馆的专家以及英国人未必认同。

  毫无疑问,在一座博物馆数以几十万、上百万的藏品中找出一件有代表性的成为“镇馆之宝”,是有相当难度的。难度首先在难于形成共识,其二难在是否能够镇得住。而这之中形成共识是最难的,镇得住与镇不住只是相对而言。在一个具有历史跨度而且有着不同品类的藏品中,选出一件作品来代表馆藏的重要性,来镇馆,其难点因为不同历史时期中不同的文化创造是难以替代的,也是难以比较的。每一座博物馆都很难用一件作品来涵盖它的所有,或者以此来代表它最重要的精彩。在一个不断认识的时间的流逝中,人们逐渐会把视线集中到博物馆众多藏品中的某一件之上,或者博物馆的工作人员在介绍博物馆藏品的时候,限于可能又都集中到一两件重要的藏品之上,久而久之,约定俗成,就产生了代表性。与之相关的是,博物馆的专业人员或社会各界,常常会深挖其中的历史或艺术的关联,并且赋予它很多的故事和内容,而且不厌其烦地去研究,包括去猜测它的所有,甚至不惜夸大它的社会影响以及艺术价值。由此也就形成了不约而同。

  共识的形成,不像“之最”那么容易

  甘肃省博物馆的镇馆之宝“东汉铜奔马”,没有某一方面的“之最”,但它自1983年被确定为中国旅游标志,有着广泛的影响力

热文推荐

首页 | 焦点 | 社会 | 房产 | 汽车 | 财经 | 旅游 | 教育 | 健康 | 法制 | 生活 | 环保 | 舆情 | 民生 | 公益 | 报料
友情链接: 旺彩注册   金亚洲代理  

每日法治新闻 版权所有